今天是: 
违法和不良信息及虚假报道举报:0837-2825110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信息详细
信件内容
流水号 20170820001
标    题 陈杰诈骗,公安机关不作为
姓    名 陈**
手    机 136****5343
发件IP 113.129.69.*
写信时间 2017年08月20日
信件内容 我叫陈金亮,男,山东省利津县人,身份证:370503198007200918,现就职于山东省利津县瑞辰化工有限公司,任业务员一职。2017.7.4日,有一名自称四川省阿坝州双江口发电站的王经理,给我打电话,要在我就职的瑞辰化工有限公司订一车国四柴油,我们双方在电话中洽谈达成协议即卸货地点为汶川县一个工地,由王经理先付伍万元定金,剩余尾款货到汶川后付清尾款再卸车),事实当天伍万的定金对方(王经理)就没有汇过来,车装完发走之后,第二天司机给我打电话说不去汶川了,要去马尔康卸油,我又打电话给王经理,经交涉,对方同意给车加30元运费,去马尔康工地卸油,等车到了马尔康之后,王经理又以工地上的储油罐漏油为由让车再去金川县,我又和王经理交涉,给车加了点运费去了金川县,到了金川县以后王经理又以各种理由不要这车油了,让一个叫陈杰(原名陈永东)的人接车这车油,(后来才知道这个所谓的王经理就是陈杰(陈永东)手下干活的人)根本不是双江口发电站的王经理)。陈杰(陈永东)接手这车油以后,我曾多次与他沟通,必须打齐尾款后才能卸车,便是在他分三次汇款共计80100元(第一次15100元,第二次25000元,第三次40000元),在未通知我和公司的情况下,司机私自卸油,并分三次给陈杰(陈永东)全部卸完。 7月15日陈杰(陈永东)电话我以政府开发洽谈合作为由去他那边实地考察一下,因为现在的业务难做,所以我就降低了防范意识和警惕性,高高兴兴的备上礼品去了四川。7月17日上午我到了金川,在金川我等了两天都没见到(陈杰),电话联系他说他在成都有事没完成让我等等他。 7月19日中午陈杰电话联系我说他在马尔康,要我去马尔康找他,我和我媳妇开车又去了马尔康,到马尔康人时候已经下午了,他又带我们去他姐家吃了晚饭,吃完后他直接不让我们开车(此时他就已经扣了我们的车了,只是没明告诉我们)而是坐他的车去了金川县城住下了,20日上午在我们还不知情的情况下他给了拉油车司机5000元让车走了,车子走后一个多小时,他又给我们打电话说山上工地上的油出了问题要我和他一起去山上工地看看,我也没多想,就跟着他走了,到了现场后主观判断可能油有问题,但在没有专业鉴定的情况下我也不能乱说乱判,更何况油他也不是只买的我们一家,我也不能枉断这出问题的油就是我们公司的,但本着解决问题的原则我还是给公司打去了电话,但公司的回话是那天从厂里发出去的油都没有客户回馈质量有问题的信息,但公司也本着解决问题的原则希望对方能提供问题油是本公司发出的证据,再解决相应出现的问题,但陈杰迟迟提供不了,(因为油在陈杰提货时就带着化验的标的样,标的样本是油罐车里的油一样的,如果客户需要化验可以用此油样,不符合客户要求指标的可以退回),因为我们的油罐车本就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在现场我马上建议挖掘机停止工作,清洗油箱后换油,换完油后挖掘机工作了两个多小时停车检查了一下发现油里还是有水(这次我就很明白这不是我给他送来的油),但是陈杰不听我的解释带着他的人二话不说就对我一顿狠打,逼着我退油款,当时我懵了,在我跟他们理论的过程中他们又打了我好几次,他们好几个人打我一个,我不能也不敢还手,最后他们打的还不过瘾拿出2把刀,说我不退钱就要把我砍死,就这样在他们的打骂和恐吓中渡过了有生以来最难熬的一夜。7月21日问题还是没有实质性的进展,陈杰的打骂也没明停止,到了晚上10:05分我报警,但警察并没有出警,相反陈杰(陈永东)却知道我报了警,这次不只是打我了,而是把我和我媳妇都打了,打我们的是陈杰(陈永东)和陈杰的媳妇(李洪玉)据说两人还未结婚,而李洪玉还是当地某个学校的老师,他们打人为事实(有照片为证),最后在工地老板的说和下陈杰(陈永东)答应以前欠我们的油款(2016年欠42375元)和这次剩下的尾款(41353元)不给,再退给陈杰(陈永东)八万块钱共计163728元(此事有手机微信截屏为证)。陈杰(陈永乐)及其他人威胁恐吓只要我不给陈杰他们钱就杀了我们把我们扔到山里,而且规定时间为7月22日中午12点收不到钱就撕票,在我和我媳妇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我不得不答应他们的条件,但他们把我关着让我媳妇跟外界联系借钱,7月22日上午我媳妇开始给家里人打电话要钱,因为家也是农村的八万对家人来说也是一个大数,在他们问要钱干什么时我媳妇只大体说了一下,说我被他们关在了山上如果凑不够八万就会有生命危险,家人 一边凑钱一边选择了报警,在家人再三报警下安宁派出所来了一个人,而来的这个民警只简单问一几句就定义为经济纠纷以派出所无权处理为由就走了(从他和陈杰的交谈中很明显他们是很熟悉的,而且是偏袒陈杰的)。在等待凑钱的时间里陈杰多次威胁我说:“12点凑不齐钱你就惨了”,在12:06分时家人终于把钱给凑够了,陈杰见钱凑够了就把我从关着的屋里放出来带着我和我媳妇下了山。到了安宁在他的威胁恐吓下给他取了两万块钱的现金,又给陈杰本人微信转了两万,又给一个叫张胡军的人农行转账四万块,至此八万元全部被陈杰取走。晚上陈杰把我和媳妇带到了一个宾馆,让他的小弟看着我们暂时住下。7月23日陈杰(陈永乐)又找到我们,再让我们给他五万,在交涉未果的情况下他对我们又打又骂,最后说去工商局做质量检测,检测结果出来再找我们。因为我们第一次经历这种生死攸关大事,我和我媳妇一时没了方向也没了主意,我们象无头的苍蝇一样被他们牵着到处乱转。去工商局,工商局说检测油的质量问题要三方都在场,让我第二天去,陈杰让别人又把我送回了宾馆,而他没有离开工商局,几天过去了,最终工商局也没去取样。而我则一直被陈杰扣留在宾馆,由他的小弟看着。就这样我和我媳妇被他们扣留到7月31日,而这期间陈杰不断的逼着我再给他5万块,也就是7月31日这天他见我迟迟不给他钱就下了最后通蝶,如果明天(8月1日中午12点之前)再不给他5万元他就弄死我(有通话录音为证),这次我报了警,大约20分钟警察来了,两个(一个穿制服的,一个没穿制服),同样他们简单的问了下,我说他们不让我们走这是限制人身自由而且陈杰扣了我的车不给我,警察说不关着就不叫限制人身自由,你们有经济纠纷他(指陈杰)当然要扣你的车了,然后就走了。在多次报警没有任何结果的情况下,我和我媳妇本着活命原则,在他们夜间防范不是太严的情况下我们跑了出来,至此在回家的路上陈杰也多次电话联系威胁我们直到我们回到家。
办理情况
处理状态 已处理
回复内容  

陈金亮同志:

你好!你在“阿坝州公安局.局长信箱”的留言收悉,我局高度重视,庚即安排金川县公安局对你反映的问题进行了调查核实,现将有关答复如下:

20177212205分,金川县公安局110指挥中接到陈金亮电话(电话号码:13668615343)报警:称他是山东一个公司业务员,他拉了一车柴油到金川马奈,但柴油质量出现问题,给公司打电话公司叫他自行处理,他处理不下,只好报警(陈金亮报警情况110有录音)。110指挥中心立即指令安宁派出所出警。安宁派出所接110指挥中心指令后,民警傅刘波于2211分与陈金亮取得联系,陈金亮说公司不处理这个事情,请派出所帮忙联系其公司(利津瑞辰化工)负责人程建忠(电话号码:18562011977)及公司法人纪艳霞,请公司配合处理该事情。随后,安宁派出所民警多次联系程建忠,电话打通后程建忠不接电话。随后,马奈派出所所长兰永东与马奈乡卡卡足村长张国珍(工地负责人,电话号码:15983716696)取得联系,了解了情况。要求双方合理合法协商处理,不得发生矛盾冲突。第二天(20177220931分)陈金亮的姐姐打电话说陈金亮在马奈乡工地上被限制了人身自由,安宁派出所立即出警,到现场后民警询问当事人陈金亮。陈金亮说:“从山东那边调了一车柴油过来,现在用了柴油里面有水,就给公司打电话,公司也不来帮我处理。我现在自己在这儿我也没办法”,接着民警反复询问陈金亮:“他们限制你的人身自由没有”,陈金亮说:“没有”,对方没有限制他的人身自由,也没有伤害他(有民警现场出警视频为证)。经查,陈杰使用陈金亮运来的柴油后挖挖机出现故障,陈杰认为是柴油质量问题导致的,而陈金亮所在公司不愿出面处理,双方因此存在争议,随后民警要求双方合理合法进行协商,如果协商达不成一致可到金川县技术监督局报案,要求金川县工商质量技术监督局对所购买的柴油进行采样鉴定,随后陈杰与金川县城技术监督局局长张春建取得了联系,并乘车到金川县城找技术监督局去了。

201707311841分,指挥中心接陈金亮电话报称:我在金川县城沐林小区,我是山东东林人,前段时间给一个客户拉了车油过来,现在油质量出了问题,给公司打电话,公司不来处理,客户又不让我走(陈金亮报警情况110有录音)。110指挥中心立即指令勒乌镇派出所出警。1843分勒乌镇派出所接警后,当日带班领导张国庆安排副所长汤涛和协警吴国柱出警。

汤涛带领吴国柱于1848分到达沐林小区大门右侧二单元2楼张国珍家中了解情况。当时现场有报警人陈金亮、陈金亮的爱人以及张国珍夫妇四人在场,并未发现陈金亮夫妇有被限制人身自由的状况。汤涛和协警吴国柱向报警人陈金亮询问报警情况,陈金亮称他从山东那边拉了一车柴油卖给金川的陈杰(书名陈永东),柴油交易发生在安宁派出所辖区内。由于柴油有质量问题两人发生纠纷,并且已经在安宁派出所报了警。目前两人的纠纷是陈金亮拉来的那车柴油陈杰已经支付其130100元人民币油款,柴油出现质量问题后陈杰要求陈金亮退还其支付的这130100元人民币油款,陈金亮已经退还了陈杰80000元人民币的油款,还差50000元人民币的油款没有退还。而陈金亮收到陈杰的130100元油款中有50000元已经打到陈金亮所在公司的账户,现在公司不管陈金亮了,陈金亮本人又拿不出这50000元退还给陈杰,陈杰让其在没有退还这50000元钱之前不能离开金川,陈金亮因此报警。在得知此情况下后,出警民警询问陈金亮,陈杰有没有将其禁锢在特定的某个宾馆或茶楼之类的地方,有没有用捆绑,没收通信工具等方式限制其人身自由,陈金亮称没有这些情况,只是说让他不要离开金川。后出警民警又询问陈金亮从山东拉到金川来卖给陈杰的那车柴油到底有没有质量问题,陈金亮称那车柴油确实有质量问题,并且确实还有50000元钱没有退还给陈杰。鉴于这种情况下,出警民警告知陈金亮他称的陈杰限制他的人身自由没有确切的证据,至于50000元钱的油款可以通过和陈杰商量解决,也可以跟其公司联系来解决,油的质量问题通过工商部门鉴定解决。后出警民警离开沐林小区,当时陈金亮夫妇没有要跟出警民警离开张国珍家的意思,也没有向出警民警反映陈杰等人打了他。回到派出所后出警民警用派出所值班座机(2522125)与当事人陈永东(13981764788)取得联系,向其问明情况。陈永东称他已经把有质量的柴油拿到成都进行检测去了,并没有对陈金亮夫妇有过不法行为,只是让他们夫妇在检测报告没有出来之前不要离开金川,他还安排陈金亮夫妇住在其亲戚张国珍夫妇家中。出警民警告知陈永东让其通过合法途径解决此事,不能对陈金亮夫妇进行打骂和限制人身自由等不法行为,否则公安机关将依法处理。(整个出警过程有录音录像视频资料)。

 

 

                                阿坝州公安局

                                 2017830

处理时间 2017年09月04日